当前位置:威尼斯人官网 > 威尼斯人博彩

威尼斯人博彩

[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] 违规上马、偷梁换柱……邯郸钢铁行业去产能乱象问题调查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时间:2022-04-15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段相宇 黄秋霞 自河北邯郸报道
  近日,记者跟随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在河北省督察时发现,邯郸市落实钢铁去产能工作不力,存在违规建设钢铁项目、虚假置换钢铁产能等乱象,产业结构调整落实不力,相关部门监管形同虚设。

  高搭密闭围挡施工,未取得相关审批手续新建高炉拔地而起

  3月31日,记者随督察组派出下沉工作组来到河北新金钢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金钢铁”)厂区东区。穿过耸立的炼塔、层叠的管线,在原2号高炉南侧空地上,只见到处覆盖着绿色的纱网。督察人员介绍,今年2月前期暗查发现,该区域新建了一座高炉,主体建筑已经完工,其他附属设施正在建设。经深入核查,系新金钢铁于2021年拆除原2号高炉后,在未取得能评、环评等相关审批手续情况下,采取高搭密闭围挡施工作业,在高炉南侧空地上违规开工新建一座1260立方米高炉,涉及产能116万吨。

  类似情况也出现在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烘熔钢铁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烘熔钢铁”)。该公司在未取得相关审批手续情况下,于2021年底违规开工建设一座1580立方米高炉,涉及产能137万吨。到今年2月前期暗查时,该高炉基座基本建成,热风炉已具雏形,计划2022年6月建成投产。

  国家有关文件明确要求,严禁钢铁等行业新增产能,对确有必要新建的必须实施产能等量或减量置换。在国家严格控制“两高”(高耗能、高排放)项目盲目发展、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,邯郸市一些钢铁企业仍明目张胆违规建设钢铁项目。

  记者从督察人员提供的无人机暗查图片中看到,新金钢铁新修建的高炉,建筑主体部分远高于周边厂房,几乎与厂区内烟囱等高,乍看之下颇为显眼。在烘熔钢铁新建高炉施工现场,大量蓝色幕布包裹的圆柱形建材堆放在地上,高炉基础所需的底座、立柱等清晰可辨。在与督察人员交谈时,企业有关负责人关于“边跑办手续、边建设项目”“以为未批先建问题不大”等错误认识和侥幸心理仍有市场。

  以未建成项目或应关停项目顶替,产能化解置换存猫腻

  记者了解到,为促进产业结构加快调整,鼓励钢铁企业主动退出过剩产能,国家专门制定了有关要求,专门设立了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。

  2016年3月,根据河北省、邯郸市化解钢铁过剩产能总体安排,新金钢铁承担当年的化解产能任务。该公司一座450立方米高炉被纳入有关工作方案,应拆除退出。其后,公司将厂区东区一座600立方米高炉作为替代,来落实去产能任务,450立方米高炉产能得以保留。

  奇怪的是,对于新金钢铁这座600立方米高炉,却找不到存在过的痕迹。督察人员调出了2016年厂区的卫星影像图,并没有发现这座600立方米高炉。

  经过调取证据、现场勘查、走访询问,督察组发现,新金钢铁曾于2014年违规在厂区东区开工建设一座600立方米高炉,但实际并未建成投运,不能用于化解钢铁产能。为保留在产的450立方米高炉产能,新金钢铁就用曾经违规开工且尚未建成的600立方米高炉顶替化解产能任务,并获得国家和省级相关奖补资金共计6383万元。

  而在邯郸钢铁公司,其原1000立方米高炉早在2011年就应关停,但该高炉一直违规生产,直至2016年第一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指出相关问题后,邯郸钢铁公司才对其实施封停但并未拆除。河北省和邯郸市将其列入2018年钢铁行业去产能任务。督察发现,邯郸钢铁公司2019年违规将该1000立方米高炉参与其老区搬迁产能置换,作为正在建设的新厂区置换产能指标来源之一。

  “这其实就相当于先增重再减肥、先涨价再打折。”督察人员为记者算了笔账,将未实际建成或者早就应关停项目作为产能化解和置换标的,通过砍掉虚增产能保住现有产能,如此偷梁换柱,令去产能工作收效甚微。

  去产能工作不力、产能置换审核把关不严,相关部门监管责任缺失

  督察组认为,邯郸市推进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不力,相关部门对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审核把关不严,对企业违规建设监管不到位。

  比如,对新金钢铁、烘熔钢铁违规建设高炉等问题,两个违规建设的钢铁项目几乎同期开工建设,目前虽已拆除,但当地相关部门称对违规行为毫不知情,暴露出监管不到位问题。

  对于以违规且未建成项目顶替化解钢铁产能问题,记者从督察组提供的有关资料中看到,新金钢铁在未履行任何审批手续情况下,于2014年底违规启动了600立方米高炉建设,工程断断续续直到2016年3月底仍未建成。到了产能化解验收环节,这座违规且未建成高炉作为替代项目,逐级上报直至通过验收。市、县两级政府及相关部门虽多次现场检查,但对该公司以“偷梁换柱”方式完成化解过剩产能任务、获取国家奖补资金行为视而不见,确认其完成了钢铁行业过剩产能化解任务。

  类似地,邯郸钢铁公司违规用于产能置换的原1000立方米高炉,是该公司实施技术改造后早就应当淘汰的原产能。记者查阅了2017年修订版的《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》,其中第五条明确规定,列入钢铁去产能任务的产能不得用于置换。然而,显然不能用于产能置换的这座1000立方米高炉,相关部门在审核时把关不严,让其蒙混过关。

  坚定不移巩固提升去产能成果,走好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新路

  一位钢铁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当前钢铁行业行情较好,下游钢铁需求持续处于高位。得益于市场拉动,钢材价格水涨船高,钢企产销两旺,利润颇为可观。

  然而,随着钢市的再次红火,一些地方和企业钢铁产能扩张冲动有所抬头,钢铁行业减碳去产能任重道远。据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、总工程师李新创分析,钢铁行业占全国碳排放总量15%左右,是制造业31个门类中碳排放量最大行业,是落实碳减排目标的重中之重,任务具有紧迫性和艰巨性,钢材消费快速增长将导致粗钢产量增长,不利于碳达峰目标的实现。

  专家建议,在对违法违规问题保持零容忍高压态势的同时,通过政策引导、税收减免和融资支持等措施,支持钢铁企业推进超低排放、节能环保以及低碳技术改造,推动产业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,进一步加快转型升级。

  钢铁去产能落实不力将被问责。根据党中央、国务院有关要求,对生态环境保护责任没有落实、推诿扯皮、没有完成工作任务的,依纪依法严格问责、终身追责。记者注意到,近年来,国务院及有关部门对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先后开展过专项督查和“回头看”检查,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也将严格控制“两高”项目盲目上马以及去产能“回头看”落实情况作为督察重点。各地各部门必须完整、准确、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,以更加坚定的态度、更加有力的措施,防止过剩产能“卷土重来”。
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
  生态环境部 回到顶部